<ol id="azcow"><dfn id="azcow"></dfn></ol>
    <strong id="azcow"><strike id="azcow"><legend id="azcow"></legend></strike></strong>
      <progress id="azcow"><big id="azcow"></big></progress>
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  <menu id="azcow"></menu>

        1. <table id="azcow"></table>
              <menu id="azcow"><th id="azcow"><dd id="azcow"></dd></th></menu>
              您當前所在位置:知道網絡 > 新聞 > 行業新聞

              我們

              騰訊字節“硬碰硬”

              近期相繼在AI大模型上發力的騰訊和字節,仍然對上一個風口元宇宙抱有期待。據媒體爆料,Meta正在與中國科技廠商洽談,計劃將其VR頭顯Quest推向中國市場,騰訊則有望成為Quest的國內獨家經銷商。截至發稿,騰訊對此消息尚未給予正式回應。

              6278ad608e9f09557548399c_1024.jpg

              早在2021年底,扎克伯格就曾被爆出向負責VR戰略的相關人員提出了一個問題:如果蘋果可以在中國賣iPhone,特斯拉可以賣汽車,為什么Meta不能在那里賣VR?

              隨后,Meta便開始接洽中國科技廠商。作為潛在合作方之一,去年年底,騰訊被曝出其高管在戰略討論中圍繞是否與Meta合作展開了一場激辯,當時馬化騰給出的意見是先進行談判,看看雙方可能達成什么協議。

              一旦騰訊與Meta牽手成功,引進中國后的Quest,勢必會與字節跳動旗下的PICO展開一場硬碰硬的對決。

              在全球AR/VR市場份額上,Meta目前保持著絕對領先。據市調機構IDC數據,2022年全球AR/VR頭顯出貨量為880萬臺,Meta獨占80%,排名第二的PICO占10%左右,余下10%由其他廠商瓜分。

              但聚焦到中國市場,PICO則是一家獨大。Counterpoint數據顯示,2022年,PICO以43%的出貨量領跑中國市場。以國內市場為支點,PICO在去年嘗試出海,登陸歐洲、東南亞,頗有進一步蠶食Meta份額之勢。經歷過社交、游戲、小說、音樂等一場場軟件之爭后,騰訊和字節的新戰火,開始燒到硬件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AI大模型浪潮的沖擊,已經讓一眾全球科技大廠縮減了在元宇宙方面的投入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二月開始,各家公司紛紛啟動從元宇宙到大模型的風口轉換:微軟解散了剛剛成立4個月的工業元宇宙團隊;百度官宣了“文心一言”項目,之前的元宇宙項目“希壤”被拋諸腦后;字節對PICO進行了一輪人員優化;騰訊則被傳解散了旗下XR(AR、VR、MR等多種技術的統稱)團隊。后續騰訊回應,解散報道不實,實際情況為變更硬件發展路徑,相關業務團隊進行調整。

              除了風口變換之外,需求端的萎縮,也是大廠從元宇宙撤退的一大因素。據IDC數據,受宏觀經濟形勢嚴峻和疫情高基數影響,今年一季度,AR/VR頭顯整體市場同比下降54.4%,其中中國市場出貨同比下滑37.6%。但IDC認為,當下正是行業轉折點,新入局者和下一代頭顯的到來,將推動市場增長。

              長期關注內容生態的投資人吳昊向字母榜分析道,加碼硬件,是騰訊、字節們必須要走的一步。當年Meta VR也是賣一副虧一副,但扎克伯格為了生態,一直都沒有放棄。

              在吳昊看來,擁有自己的智能硬件,將是騰訊、字節在IoT時代為內容、社交、游戲等尋找的發展載體,是一個鏈接、承載和觸達用戶的梯子。

              為此,騰訊曾先后嘗試收購PICO和游戲手機廠商黑鯊,紛紛折戟后,去年6月,騰訊IEG成立XR事業部,決心自研硬件。然而在該部門負責人沈黎因“個人原因”離職后,該團隊不得不暫停,并最終解散。

              字節也在密集推進硬件方面的布局。2019年收購錘子科技,成立新石實驗室硬件中臺,并隨后推出大力智能學習燈,但隨著“雙減”落地,這款硬件逐漸銷聲匿跡。手機、臺燈后,PICO接棒,成為字節在硬件領域的第三次重大嘗試。

              字節靠收購PICO入局,騰訊則寄希望于代理,兩家公司殊途同歸,在XR的硬件賽道上再次相遇。

              AI大模型的新風口,也并不好追。據網絡分析公司Similarweb數據,今年前5個月,ChatGPT全球訪問量環比增幅分別為131.6%、62.5%、55.8%、12.6%、2.8%,增長幅度明顯下降;6月份ChatGPT的訪問量環比下滑9.7%,為其推出以來首次。

              C端數據的下滑給樂觀的市場預期澆了一盆冷水。相比之下,元宇宙的愿景似乎更加現實。同樣是長周期、高投入的業務,用戶對XR賽道的感知更加明顯,蘋果的入局也給行業注入了一針強心劑:下一代計算平臺或許已經觸手可及。

              本質上,騰訊和字節都是依靠內容平臺為用戶提供服務,兩家公司都無法繞開XR這個賽道,但兩家距離正面碰撞還有時日。

              目前不論是PICO還是Meta Quest,面臨的最大問題都是內容生態建設和消費者教育不足。從創新擴散的角度來說,目前的XR市場還處于相對早期的階段,Meta入華可能會產生類似特斯拉國產化的效果,加速XR設備的普及進程,從而形成規模效應,攤薄內容生態的建設成本。

              隨著更多消費者、創作者加入,加速技術升級迭代,那時才是騰訊、字節在XR賽道“硬碰硬”的時刻。


              節選來源:字母榜

        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        91精品国自产拍天天拍 人妻 偷拍 无码 中文字幕 国产免费久久精品99re丫丫 蜜桃AⅤ色欲A片无码婷婷小说

              <ol id="azcow"><dfn id="azcow"></dfn></ol>
              <strong id="azcow"><strike id="azcow"><legend id="azcow"></legend></strike></strong>
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azcow"><big id="azcow"></big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 id="azcow"></menu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table id="azcow"></tabl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 id="azcow"><th id="azcow"><dd id="azcow"></dd></th></menu>